贺红慧——饿出胃癌,死的惋惜

时间: 2011-01-12 08:57:25 来源:久久健康网

[摘要]

  为了省钱,她一天吃一顿饭!因罹患胃癌,2010年12月16日零点30分,21岁女孩贺红慧,在自己的哭泣声中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在天堂,她再也不会饿了!贺红慧的事迹在网络引起网友们的强烈关注,大家纷纷为这个梦想还没实现的女孩而惋惜,也有网友在天堂公墓纪念网上建了一个纪念馆,通过另一种方式来悼念她。

 

     患病

          贺红慧,衡南县江口镇池塘村人,生于1989年3月6日(农历正月廿九),因罹患胃癌,2010年12月16日去世。

  自出生起,贺红慧就体会着多舛的命运。

  3岁那年,母亲放牛时被雷击中死亡,她与父亲相依为命。

  也就是那年,洪水冲掉了他们的茅草房,之后,他们一直借住在别人家,靠父亲打零工维持生活。

  2008年,小慧进入湘潭一所大学念书。

  如果命运的车轮不偏离轨道,她应该在3年之后就能实现当初跟父亲许下的诺言:“赚足钱,把家里供我读书欠下的债还清。”

  她没有料到,厄运会再次降临——今年初,大二下学期开学不久,刚过完21岁生日的她,被医生诊断出患有胃癌,而且是“最晚期、最恶性”。

  她住进了医院,开始与癌症搏斗。

  直至媒体介入,一个此前不为人知的事实呈现在人们面前:这个女孩之所以患上癌症,与她长期极不规律的饮食习惯有很大关系——父亲贺德生说,大学期间,小慧为了省钱,每天只吃一顿饭,有时还是两个馒头。

  小慧的初中同学盛利洁说,事实上,小慧自初中寄宿时,就是每天一个面包或一杯粥。大学室友谭京亚说,小慧很要强,吃饭时总不和她们一起,同学都不知道她来自单亲家庭,更不知道她每天只吃一顿饭。

  没有人愿意相信,这样一个年代,还会有孩子为每天吃上三餐饱饭而发愁。也没有人知道,这个孩子每天饥肠辘辘,心里承受的委屈和责任。

  2010年4月,小慧的主治医生告诉记者,依小慧当前的病情,她可能活不过3个月,最多能撑半年。

  谁也不忍心将这个事实告诉还在憧憬重返校园的女孩。医生与家人商议决定,共同保守一个善意的谎言:不告诉她真实病情。

  生命倒计时的日子里,身边所有人都绷紧了弦。

  治疗

  4月27日,在热心人士帮助下,小慧实现了她人生中第一个美丽心愿:拍一套写真。

  苍白的脸,在阳光下肆意绽放,21岁的青春,在鲜花湖水间跳跃。公园里,很多市民停下脚步,为她鼓掌。

  她的父亲,沉默、悲伤,固执地不愿看女儿——他知道,眼前美丽的女儿,珍贵得近乎残忍。

  小慧说,她会永远记住这一天,以后,要当故事讲给她的孙子听。她盼望自己的病能快点好起来。

  这个坚强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。

  住院期间,许多市民冒着大雨给她送来医药费,送来水果,送来热腾腾的饭菜。一位80多岁的老红军带着孙子前来,落下了眼泪。大家都希望,这个孩子要尽快好起来,不再挨饿。

  此后的两个月,医生给小慧进行了效果相对明显的靶向治疗。她的脸开始变得红润,饭量也比以前大了。

  7月份,小慧的头发开始掉得厉害。化疗让她的脸长满了斑点。

  她似乎有所察觉,经常问爸爸:我的病,到底能治好吗?

  9月17日,小慧开始写日记。扉页上写着:当你们看到这个日记本时,我已经离开了。

  这个乳白色封面的日记本,直到她离开,才被父亲在床铺底下发现。

  日记只记了10多页,内容基本都是她对生的渴望,对命运的不甘,对朋友、家人和好心人的感谢。

  回家

  9月21日,农历中秋节的前一天,小慧病情开始恶化,化疗已经不起作用,医生建议她回家休养。

  贺德生说,也就是这一天,小慧可能意识到自己“没救了”。“她很快收拾好行李,跟医院里的病友医生护士打招呼,上了车。”

  回到家一个星期后,小慧已无法正常进食。一个月后,无法下地走动。

  她经常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发呆,问爸爸几点了,天亮了吗,天黑了吗。让爸爸给她拿之前拍的写真集看,看着看着就笑了。没多久又把被子扯上来,蒙着头,睡过去了。

  这期间,长沙一位姓田的市民找到她家,要把她接到长沙治疗,然而被拒绝了。她在这天的日记里写道:不忍心再麻烦好人。

  家人闭口不提她的病情。有次,她突然幽幽地跟父亲说,“我知道我在等死。”

  她的肚子里长出了两个大脓包,每天需要打五到六支吗啡缓解疼痛,半夜里经常疼得汗水大颗大颗地掉。

  但她从来不哭,也不喊疼。父亲说,唯一的一次,她似乎是再也忍不住了,低低地说:“怎么还不死呢,太痛苦了。”

  这时候的她,脸瘦得只有巴掌大小,胳膊大腿像窗外的树枝。

  9月26日的日记,她这样写道:人生最大的幸福,大概就是能跟爱的人结婚,生一对儿女。每天下班回来,给他拿好拖鞋,盛好饭……

  这个3岁就失去母亲,大学一年瞒着所有人每天只吃一顿饭的女孩,在生命的倒计时里,想到了幸福的意义。

  日记写到10月11日戛然而止。上面只有几个字,“痛痛痛……好痛啊”。

  其时,岁月的车轮已悄然走过6个月,医生当初的预言没能成真,而所有保守谎言的人,心情复杂。

  她已经完全不能动弹,每天只喝一点点水。

  父亲给她注射吗啡时,要用力掰着她的身子。

  她的生命,一点点走向尽头。

  离去

  12月2日,小慧突然跟父亲说:“我要火化。现在太难看了,如果不烧掉,你以后想起来会难受。骨灰洒到房子后面的那条河里。”

  如今回想起来,贺德生说,女儿之所以留下这样的遗嘱,因为她知道“农村土葬贵,要几万块钱”,“她总是替别人着想,一直都这样的。”

  此后10多天,小慧再也没开口说过一句话。

  12月14日晚,贺德生做了个梦。梦里,妻子跟他说,慧慧要来跟我住了,你给她收拾收拾……贺德生猛然从梦里惊醒,嚎啕大哭。

  15日,湖南寒潮来临,衡南县江口镇池塘村,大雪也在这天夜里倏忽而至。

  晚上10点,小慧开始低声哭泣。这是她罹患癌症后第一次哭泣。

  此后两小时,小慧边哭边低声数着: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……不断重复。

  零点。窗外积雪已经照亮了天;寒风穿过窗户纸灌进来。

  突然,贺德生想起了什么,跑到厨房,拿来一只烤红薯,掰下一点点,放到女儿嘴里。

  小慧没有吃下烤红薯。她的嘴,碰了勺子里的一点点水后,冲爸爸点点头。

  零点30分,还差4个月满22岁的女孩贺红慧,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渴望和不甘,饥饿和寒冷,都被她永远地抛下来了。

  她的枕边,放着那套漂亮的写真集。

  那是她的一个梦。她只带走了这个梦。

 (责任编辑:杨帆)

分享到:

我要提问更多问答>>

男 科 糖尿病 肾 病 癫痫病 失 眠 妇 科

专家在线咨询

王强

主任医师 副教授

专业擅长:胸外科

向TA提问

倪幼方

主任医师 副教授

专业擅长:各种心血管

向TA提问

程云阁

主任医师 副教授

专业擅长:胸腔镜

向TA提问

常见用药

儿童回春颗粒

[功能主治]清热解毒,透表豁痰。用于急性惊风,伤寒发热,临夜发烧,小便带血...详情

人参归脾丸

[功能主治]用于气血不足。心悸。失眠。食少乏力。面色萎黄。月经量少...详情

大败毒胶囊

[功能主治]清血败毒。消肿止痛。用于脏腑毒热。血液不清引起的梅毒。血淋...详情

推荐医院

北京协和医院

三级甲等/综合医院/医保定点

北京市东城区帅府园1号

北京军区总医院

三级甲等/综合医院/医保定点

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十条南门仓5号

北京解放军总医院

三级甲等/综合医院/医保定点

北京市海淀区西八里庄

猜你喜欢

久久健康网| 网站简介| 网站地图| 问答地图| 疾病地图| 招聘信息| 战略合作| 媒体报道| 意见反馈| 联系我们